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卫生间里干女同事
卫生间里干女同事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都市激情
卫生间里干女同事 LY广告公司所在办公楼三楼的男厕裏,我正把李露挤靠在墙上,抱起李露的一条大腿,接连不断地撞击着她的大腿根部。

  呯呯呯……李露的屁股在我的骨盆的撞击下,和厕所间的门发生强烈的碰响。

  她闭起眼,张大着嘴巴,眉头挤成一团,痛苦地喊叫着。

  「陈经理,好痛!」「痛就对了!不痛怎麽能爽呢,嗯?」我一口咬住她的嘴,舌头还没伸进去,她就用湿润的舌尖来迎接我了。我开始吮吸她发烫的舌头和口水,感受一个成年女人的激情。

  「唔……唔……」李露那我的嘴堵住的呻吟传到我的嘴裏。

  啪啪啪……空蕩的男厕裏回蕩着阴道裏的啧啧水声,李露的哼声,门被撞响声。

  李露是我所在的营销部的文员,个子不高,但是皮肤白皙,身材丰满,加上爱打扮,平时说话嗲声嗲气,让男人一看就有征服的慾望。没几回试探,我们之间就有了一种秘密的关係……每次被她的媚态勾引而性緻勃发的时候,她一上厕所,我就会尾随而去,然后把她拉进去激战……当然,暂时是男厕,我想,等我权力大到一定级别的时候,就可以拉她进女厕战斗了。

  李露今天仍旧是一副办公室女郎的装扮,灰色的西装短裙套装,白色领子外翻的衬衣。露出一段深深的乳沟。

  这会儿,我已经把她的内裤扒下来子,正吊在那只擡起的脚上,随着我在李露体内的抽动而摇晃。

  我干李露的时候从来不脱衣服,我喜欢直接征服她的感觉,征服她那种道貌岸然,表面严肃而内心风骚的形象。

  通常我会连门都来不及关好,直接猛地把她往墙上一推,一手伸进裙裏扒掉她的内裤,另一只手就已经从裤缝裏掏出家伙。还没等她啊的一声落音,我就已经捅入那漆黑的裙底,钻进她深处最嫩的肉裏。李露在我插入她的地瞬间,她总要装嫩地惨叫一声,屁股会随着我那根巨大的肉针颤抖一下。

  我知道我的插入很猛,对付这种装嫩的女人就是要一针见血。

  李露的身体很软,没有了那种十七八岁女孩子的弹性和活力。这让我坚硬似铁的鸡巴更显威猛。

  我一下一下结结实实地干着李露,频率时快时慢,慢的时候我就把整个阴茎抽出来,然后用力地挺进去。我喜欢听李露那嗲声音的叫床。快的时候就会让她的阴唇和我的鸡巴摩擦得几乎麻木起来。

  我趴在李露的胸脯上,快速地颤动着我的屁股。尽情地享受着这个二十三岁刚毕业出来没多久的女人的深度肉体。

  我把鸡巴整个拔了出来,低头看时,那粉红色的花蕊已经在剧烈地轰击下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色洞口。那黑洞随着李露的呼吸一张一合着。

  这种感觉真爽啊!

  我一拍李露柔软的屁股,「后面。」李露顺从地转过身,把屁股撅给我。

  于是,我搂起她的短裙,露出两个半边的屁股,扶着那两片白肉,开始老汉推车了。

  换了个姿势,刺激感没有那麽强烈,我的持久度快速地恢複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有节奏地轰击着李露的屁股,让那中间的秘处流出更多的液体来,散发出来的骚味刺激着我的神经,好像置得于女人胴体的海洋。

  「啊……不,啊……」李露扶着墙,埋下头忍受着我从她后面猛烈地操她。

  「陈……陈经理,下次……啊……下次戴套好麽?我男朋友一直……啊……都带……」我在她的白屁股上啪了扇了个响亮的耳光打断了她:「操!老子干女人还重来没带过套。

  放心,不会搞大你肚子的,老子技术好的很。」说罢,我一阵猛烈地沖刺。

  干得李露惨加连连。

  「噢!真他妈的爽,李妹子,为什麽每次干你都这麽爽呢?真是干不厌。」我一伸手捏住李露化妆化得娇豔粉嫩的脸蛋儿问。

  龟头摩擦李露最嫩的肉壁,一阵阵痒痒的刺激感袭来。

  李露没有吭声,只一个劲儿地闷哼着。脸红得发烫。

  李露的头髮很漂亮,齐肩的头髮拉得很直,稍微染了点红棕色,显得油亮柔顺。

  这会儿,在我猛烈的轰击她这段时间裏,她的头髮已经淩乱地披散开来了,垂在脸旁,额前。

  这种蹂躏淩辱的感觉刺激我大展雄风,抓着她的垂向地面的两只乳房就是一顿狂捏。

  龟头的尖端已经一次次碰到了她花心深处的子宫口,李露把手伸到后面,抓着我捧着她一半屁股的手死死不放,嘴裏也叫得更大了。

  我感到她阴道开始剧烈地收缩,龟头上的刺激感渐渐加强。

  看来她高潮了。

  这情景让我兴奋极了,翻过李露的身子,就换成了前面的姿势。一手扶着她的软腰,一手托着她的屁股。

  我用硬得快倾斜成直角的鸡巴向斜上方擦着李露阴道裏最上面的肉壁又快又狠地一阵狂干。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袭来。

  「啊……哦……嗯……用力……用力……」我陶醉得闭起眼睛,一边一干李露一边不由自主地哼起来。

  「李妹子,好几次都没见你高潮了,今天很兴奋啊。」我用力顶了一下她的花心后说。

  李露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说,「快点射吧,我受不了了。今天特别痛。」「越痛越爽不是吗?」我把李露的裙子搂高,让她那白花花的大腿和中间一小块深色的区域敞露出来,低头望着我和李露激烈地鏖战在一起的性器,粗大的阴茎湿漉漉的,上面层层白色的液体,那是李露的淫水,还缠着几根李露的阴毛。

  我回味着李露在办公室裏假装正经的媚态,回味着她男朋友来公司看她时表现出的关心和殷勤的情景……用最快的速度向她的肉体沖刺,不一会儿,一阵强烈的麻醉感贯穿全身。

  要射了。

  我亲了一下李露的嘴,急切地说,「快,快叫老公。」「老公……老公。」「啊……老婆……老婆……要射了。」射出的一瞬间,我抽出鸡巴,按下李露的头就哗哗一滩滩洩在了她的脸上。

  看着浓白的精液在她的睫毛、嘴唇、秀发上滑过,我感到一种无比的满足感……是的,我喜欢射在李露的脸上,尽管我也在她身体裏内射过,第一次干她的时候,我就是那样,这是我的习惯,第一次干一个女人的时候射在裏面。那天在她闺房的床上,粗大的鸡巴死死顶着她的肉洞,我能感觉到一股股浓浓的体液灌溉她灼热娇软的花蕊。

  可是,精液还是会流出,会湿透她的内裤和床单,给她带来麻烦,所以,上班时间我就尽量外射了。

  李露也让我射进她的嘴裏,经过几番粗暴的调教,有一次她也发了骚,直接让我插进喉咙深处,咕咚几口直接就吞进去了。

  现在我喜欢射在她那化妆化得精緻的脸蛋上,喜欢看战场和战利品……我快速地搓着肉棒把一管子精液全部倾泻在李露的脸上,身体感到一种无比的畅快。

  射完精的男人虚弱极了,最后我把龟头凑到她嘴边,让她舔得干干净净,这才把鸡巴放回裤子裏,拉好拉链。

  李露高高地擡起下巴,一双玉手窝着托在下面,小心翼翼地避免精液滴到衣服上弄髒。又走到水龙头边,把脸和手洗了干净,弯腰提起内裤,往上拉到大腿根部,然后放下裙子。

  李露整理好下身的时候用手在私处那裏按了按,眉头皱着,看来是被我干疼了。

  我笑着观察这一切,一边整理自己裤腰上的皮带。

  「陈经理,我换加班时间的事现在能行了麽?我男朋友嫌两人老是不能经常见面都闹着要分手呢。」李露边洗着被我的精液洗过的脸边说,我走过去从后面抓住她的奶子揉了几下,「嗯……真软……行,没问题了。

  不过,你可也不能拒绝我哟。」我把嘴伸到她耳边说。

  门口有脚步声,渐走渐远。

  【完】